你的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边关小厨娘
边关小厨娘全文免费试读

边关小厨娘团子来袭

主角:

边关小厨娘,老火锅继承人姜言意一睁眼,发现自己穿成了古早言情里的恶毒女配。还因陷害女主,被流放到了边关军营,成了个供军中将士取乐的玩物。她摸了摸额角原主撞墙后留下的疤,默默拿起锅勺,作为一个小炮灰,她觉得自己没必要跟着主角们一起走剧情了。*西州大营的将士们都说,新来的小厨娘厨艺一绝。她做的索饼,干吃是饼,加开水一泡则是一碗美味汤面,实乃行军打仗必备品!姜言意:“不是,这是方便面。”她泡的茶,倒出来气泡直冒,入口回甘,隐隐还有烈酒烧喉之感!姜言意:“不是,这是可乐!”她做的汤锅,汤底飘红,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走到全都能扔进去涮,味道堪称人间一绝!姜言意:“……这真的只是后世很普通的火锅。”曾经悔婚的未婚夫想要浪子回头,传言中冷酷暴戾的辽南王一掷长戟:“滚远点,这是本王媳妇儿!”*辽南王封朔凶名在外,在军中被称为“活阎王”,人人避之不及。他有个秘密,他失去了味觉,吃任何山珍海味都是味同嚼蜡,有一天他突然发现,靠近军营里那个小厨娘,他味觉就能恢复一点。为了吃上有味道的饭菜,他每次用饭都传小厨娘布菜。一次小厨娘做了糖蒜,封朔尝了觉得味道不错。第二天在一道凉拌菜里,他准确无误夹了一颗大蒜生吃——当场脸就绿了。面对小厨娘探寻的目光,他若无其事吞了下去,然后狂喝十杯水。姜言意(一脸懵逼):???为什么王爷要生吃配料的大蒜?靠近女主才有味觉的男主 VS 做得一手好菜美炸天女主PS:1v1,双洁。男主对女主有色心,介意者慎入。如果觉得文文不合口味,就去看别的书吧,大家好聚好散,都有个美丽心情。曾用名《恶毒女配只想开火锅店》预收文《前夫重生了求我再嫁》求收~文案:上一世,楚颜未到三十便重病缠身,撒手人寰。外人都说她这一生值了,当年嫁的那个纨绔世子,谁知后来竟权倾朝野。她年纪轻轻就成了一品诰命夫人,哪怕成亲十余年膝下无所出,夫婿也不曾纳妾。只有楚颜知道,她同君北钺夫妻十余载,从未有过半点情分。这桩婚事,是用三百万石米粮换来的。当年镇远侯在战场上身陷囫囵,军营粮草告急,朝廷又征不上粮,为解这燃眉之急,君家老太君不得已才让嫡孙娶了楚颜一个商户女。那三百万石米粮,就是楚颜的嫁妆。她到死,都还记着大婚夜掀开盖头时,君北钺那双冰冷昳丽的眸子。他说:“楚颜,我娶你,只是为了报恩。”一朝重来,楚颜不想再走前世的路,这强求的婚事她不要了,手拿算盘一心扑在了家族生意上。到待嫁年纪,家中忙着给她张罗亲事,楚颜表示,只要人品相貌都还过得去,嫁谁不是嫁?前些日子上门来说亲的王家公子似乎就不错。嗯?王公子坠马把腿给摔瘸了?宴会上碰到的赵家公子也还行。啥?赵公子逛青楼染了花柳病?她那状元郎远房表哥总靠谱了吧?好吧,她表哥被公主看上了。……这些公子哥儿上辈子明明都不是这样的啊?楚颜想不通。千避万避,她最终还是披上嫁衣,一身红妆嫁入了镇远侯府。新婚夜,传言中不近女色的君北钺把人困在自己怀里,单手托起她下颚,眼底一片猩红:“除了我,你还想嫁谁?”(男女主上辈子有很深的误会)立意:人生有过错误,但可以改正。

...
点击:70千次 状态:连载中 来源:阳光书城 时间:2024-02-29 14:22:03
在线阅读 阅读记录 推荐本书 微信阅读全文

微信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边关小厨娘微信阅读

/static/wei2.jpg

《边关小厨娘》精彩预读

秋风瑟瑟。

姜言意裹着单薄的被衿缩在昏暗的屋角。

乱蓬蓬的头发垂下来挡住了她的脸,裹在额头的纱布被沁出的血染红了一块,血迹干涸后晕开一圈淡淡的黄色。

屋子里是大通铺,住了十来个女人,女人们身上只松松垮垮披了件遮羞的衣物。

床铺之间有布帘子隔着,不过一般那布帘子都是敞着的,只有房里的姑娘接客的时候,才会拉上那层遮羞的帘子。

这里是关外的西州大营,被送到这里来的女子,全都背负罪籍,这辈子也无望从良。

姜言意到现在,都还有些懵。

她,穿书了。

作为一个博览网络小说十余年的资深读者,看了数不清的穿书文,但凡开头是与书中角色同名同姓穿越,她还吐槽过不少,心说就不能穿出点新花样吗?

谁料一转头看了本跟自己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小说,她就穿了。

还成了那个作死陷害女主,最终被男主发落去军营充妓的恶毒女配。

当事人姜言意现在表示非常后悔,为什么要因为好奇那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女配结局,就手贱点开手机软件上推送的脑残小说……

脑门上的伤口一阵阵抽疼,提醒着她已经穿书了这个荒谬的事实。

在原书中,女主是户部姜尚书的庶女,原身则是女主的妹妹,尚书府嫡女。原身和她亲娘姜夫人作为小说中的恶毒担当,自然是从小就虐待女主,仇恨值拉得满满的。

姜尚书则十分喜欢自己那个庶出的女儿,不仅要姜夫人按嫡出小姐的待遇对待女主,但凡原身跟女主起了争执,姜尚书也是二话不说就训斥原身,让原身给女主道歉。

原身小时候觉得委屈,同姜尚书顶嘴,问一个庶女凭什么跟自己这个嫡女一样的待遇,还因此挨过姜尚书耳光。

久而久之,原身愈发讨厌女主。

让原身彻底走上黑化之路的导火.索,是男二陆临远的悔婚。

原身和女主以及陆临远算是一同长大的,原身喜欢陆临远,陆临远则跟女主互相喜欢。

奈何陆临远作为世家嫡子,不能娶一个庶女,家中就给他和原身订了亲。

女主知道后伤心欲绝,想离开京城这个伤心地,出城就偶遇了男主——皇帝。

凭着女主光环在身,女主以清秀姿容远胜一帮妖艳贱货,男主对她一见钟情,从此开始了强取豪夺模式。

陆临远得知女主离家出走,瞬间真爱无敌,说什么也要悔婚,扬言这辈子非女主不娶。

原身被退婚成了整个京城的笑柄,对女主恨意更甚,她黑化后找人坏女主清白,正好被男主英雄救美,成功助攻一波。

姜尚书得知原身用这等下作手段对付女主,气得给了原身两耳光,还想休了姜夫人。

男主那头自然也不会让原身好过,直接以牙还牙发配原身去边关军营充妓。为了不让原身连累女主的名声,姜尚书直接对外宣称原身已经暴毙,算是彻底没打算再管这个女儿。

姜夫人救女无门,最终被逼疯了。原身的胞弟姜言归从前也欺辱过女主,被男主叫人暗地里打断了腿,这辈子只能坐轮椅。

原身被送到军营第一天,就有人妄图对她用强,原身想到亲娘已疯,胞弟断腿这辈子都仕途无望,悲从中来不愿受辱,一头撞在墙上碰了个头破血流。

昏迷三日再睁眼时,赶去自家火锅店举行开业大酬宾却惨遭车祸的姜言意,就到了这具身体里。

捋清自己现在的处境,姜言意只想骂贼老天!

什么仇什么怨呐?

她姜家老火锅好不容易开了个店,她还没当上老板娘就穿书了!

穿就穿吧,还穿成了古早脑残狗血小说中的恶毒女配,处境这么凄惨!

她一头碰死还能穿回去吗?

姜言意看了一眼黄土夯成的墙壁,三天前原身撞墙而死的那个大口子还留在她脑门上,隐隐作痛。

最终姜言意放弃了自杀的想法。

撞墙太痛,再死一次也不一定能穿回去,她还是再苟一下吧。

姜言意捋了捋原书后面的剧情。

原身作为前期就领了盒饭的恶毒女配,最终落得个曝尸荒野的下场。后面男女主的虐恋情深、相爱相杀是跟她半点没关系了。

原身到死都念念不忘的男二陆临远,为了女主终生不娶,提起原身也只是说原身心肠歹毒。

姜言意还是挺为原身唏嘘的,为了个男人把自己整成这样,却只换来一句“心肠歹毒”,不知原身在幽冥地府有没有后悔过。

不过原身那便宜老爹,让姜言意很想撬开他的头盖骨,瞧瞧他脑子里到底装了些啥。

因为小说到后面为了男女主之间的大虐才揭晓,女主根本不是姜尚书的女儿,而是前朝公主,男主祖父就是那个造反灭了女主一家的狼人。

前朝皇后是姜尚书的白月光,他冒死把女主带回姜家养大,对外宣称是自己的庶长女。

姜尚书从来没有喜欢过姜夫人,娶她也只是家族联姻,所以对姜夫人生的一对儿女从来不上心。

到最后,姜尚书为了保护自己白月光的女儿而死。

姜言意很想给姜尚书颁发一个全书“最佳舔狗”的奖杯。

他自己儿女死的死,残的残,他是半点不关心,只在乎白月光的女儿,就为了死后能有脸去见他的白月光。

呕呕呕!

你这么忠贞不渝,当初还成啥亲,生啥孩子?

姜言意简直无力吐槽。

原身已去,她自然也不会把姜尚书这个脑瘫患者当爹。

眼下最重要的是活命,然后找机会逃出军营。

姜言意思索这些的时候,大门开了。

两个火头军抬着粥桶走进营房里,用勺子敲着粥桶不耐烦吆喝:“开饭了开饭了!”

懒散躺在自己床位上的女人们这才慢吞吞起身,拿了碗过去领粥。

粥是粗米粥,一勺舀进碗里都能数清有几粒米,连汤都是清的。

有的对着舀粥的火头军搔首弄姿扯低领口,舀粥的勺子才往底下伸了伸,碗里多了半勺粗米。

分完粥,两个火头军离开营房,有几个心思活络的女子往他们怀里塞了什么东西,她们晚上的膳食就会好些。

姜言意捧着缺了口子的粗瓷碗,食不知味喝着跟白水没甚区别的粥。

粗米剌嗓子,原身又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把这具身体养得极为娇贵,姜言意喝这碗粥喝得辛苦。

她的睫毛很长,又浓又卷,好似黑鸦的羽毛。虽然面色苍白,一身病气,可细皮嫩肉的,五官又十分精致,哪怕缩在角落里也分外扎眼。

姜言意对面床位的丰腴女人瞥了她一眼,阴阳怪气开口:“也不知是托了谁的鸿福,咱们原本还能吃上肉,现在只能顿顿喝粥了!”

她姿色一般,但胜在身段妖娆,说起话来媚中带刺:“进了这地方,三贞九烈做给谁看?”

姜言意知道她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喝着粥并不接那女人的话。

那女人□□香,听说以前是风月楼里的,因为风月楼里死了一个朝廷命官,楼里的姑娘全都被送到军营里充妓了。反正都是干老本行,春香很快在军营里混得风生水起。

不过这一切都被三天前原身撞墙寻死打破了。

原身撞墙时,正赶上西州大营新上任的大将军巡查军营,见军营里不仅有供士兵取乐的女人,还有不愿受辱寻死的,当即砍了管理营.妓的小将脑袋,又罚了当日在这边寻欢作乐的士兵一百军棍。

下令谁再敢来这边营房,军法处置。

显然这位新上任的大将军是个手段雷厉风行的,一连三日,军中都没人来这边营房找乐子。

没军汉过来就没生意,春香是这群女人中最风光的一个,别人身上的衣衫只够勉强遮羞,她却有好几套可以换着穿的鲜艳衣裳,胭脂首饰也有不少,有的是花钱托人买的,有的则是军汉主动买来讨好她的。

她要想过得好,就必须得有人愿意为她花银子。现在军营里没人敢来这边了,她也没法从军汉口袋里掏钱,就把这一切都怪在姜言意头上。

春香见姜言意完全不搭理自己,跟一拳打到了棉花上似的,心中更加恼火,直接走过来抢了姜言意的粥碗摔到地上。

“你不是一心寻死吗?还喝什么粥啊?”

她瞧着姜言意那身欺霜晒雪的肤色,眼中闪过几分嫉妒。

见姜言意默不作声蹲下去捡碗摔碎后的碎瓷片,以为姜言意是个软包子,愈发变本加厉,还推搡了姜言意一把:“去死啊!”

边上有人看不过去,准备来拉架。

谁料姜言意突然站起来,扬手就用碎瓷在春香脸上划了一道。

“出……出血了!”

春香用手抹了一把脸,发现满手都是鲜血时,顿时慌了,指着姜言意骂道:“你个贱人,竟敢划伤我的脸!”

姜言意冷冷瞥她一眼,手上的碎瓷血迹未干:“你再骂一句试试。”

被姜言意那双黑黝黝的眼睛盯着,春香没来由一阵后怕,骂人的话到了嘴边愣是给咽了下去。

姜言意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凑近春香,在她耳畔幽幽道:“你不是一直在编排我是怎么被送到这里的么?我现在告诉你吧,我只是心情不好杀了几个人而已。”

她手中的瓷片抵在春香颈动脉比划了一下:“从这里割开,血会喷得老高,还是温热的呢。”

春香眼眸倏地瞪大,两腿不自觉打起了摆子。

姜言意这才退开一步,指尖意有所指敲了敲手中的碎瓷,“别惹我生气,保不准下一个就是你了。”

听到这话春香整个人就是一哆嗦。

围观的其他女人则有些面面相觑,想不通姜言意给春香说了什么,把春香吓成这样。

姜言意回到自己的床位躺下,没再理春香。

有句老话说得好,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她摆出一副不要命的架势,春香又是个欺软怕硬的,自然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一碗粗米粥的确是填不饱肚子,姜言意躺了没一会儿就饿得心发慌。

她面无表情把腰带勒紧了些,试图想点别的东西转移注意力。

看样子新上任的大将军眼里揉不得沙子,治军严明,他不许军中有女人,那么后面一定会把她们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恢复自由身是不可能了,毕竟她们都身背罪籍。

不知上面的人会怎么安排她们。

正在这时,房门又打开了,进来的是个皮甲佩刀的小头目,看样子颇有些地位,身后还跟着十几个士兵。

“出来,通通出来!”小头目不耐烦大喊,目光半点没在屋中衣衫不整的女人们身上停留。...


去微信阅读【边关小厨娘】更多章节...

    1. 都市小说小说

      吾读网都市小说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婚姻爱情小说小说大全,打造都市小说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都市小说小说阅读,就上吾读网。

    1. 奇幻玄幻小说

      吾读网奇幻玄幻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婚姻爱情小说小说大全,打造奇幻玄幻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奇幻玄幻小说阅读,就上吾读网。

    1. 军事历史小说

      吾读网军事历史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婚姻爱情小说小说大全,打造军事历史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军事历史小说阅读,就上吾读网。

    1. 游戏动漫小说

      吾读网游戏动漫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婚姻爱情小说小说大全,打造游戏动漫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游戏动漫小说阅读,就上吾读网。

    1. 武侠修真小说

      吾读网武侠修真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婚姻爱情小说小说大全,打造武侠修真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武侠修真小说阅读,就上吾读网。

    1. 悬疑惊悚小说

      吾读网悬疑惊悚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婚姻爱情小说小说大全,打造悬疑惊悚小说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悬疑惊悚小说阅读,就上吾读网。

    大神推荐